9时16分记者在该店挑选了几件普通户外用品后

 定制案例     |      2019-05-12 08:57

  南方网讯在广深两地,电棍等近似警用器械大量流入民间,对城市治安、人民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记者在广州暗访多日发现,在一些电器城、旧货市场轻易就能购得可放出数万伏高压的电棍,个别保安器材厂广州代理商每月售出电棍数千支。经有关部门检测发现,此类电棍杀伤力极强,甚至短时间内就能使人致死地。昨日傍晚,记者再次前往销售电棍的各家档口,发现电棍销售仍在继续。在深圳个别“保安警用器材商行”,记者甚至可以像买普通商品一样买到电棍、警用手铐等用品。

  近日,多位市民反映,在广州一些电器城内,能随便买到可放出数十万伏高压的电棍。记者接报后经过多日暗访发现这些电棍主要来自江苏靖江某正规保安器材厂,一个自称该厂产品广州代理的商铺大肆批发、零售数十款高压电棍、管制刀具及催泪器械等近似警用器材,据称每月经该代理点流向社会的电棍多达数千支。

  7月24日上午9时,记者根据市民投诉前往中山六路某电器城暗访。一位知情人士指着一些销售户外用品的档口说:“像这些档口一般都卖电棍。”记者随便挑了一家户外用品档口,电器城A2××档×生商行,该店货架摆放着各类户外用品,其中不少是仿军用、警用品。“有防身的东西吗?”见记者是生人,店主摇头,“公安不让卖”。9时16分记者在该店挑选了几件普通户外用品后,准备离开。“你是要电棍吗?”,店主突然拉住记者,并从收款箱下掏出一个黑塑料袋。袋里装了几个大小不同的手电,“两用的,平时是手电,插上电击阀门就成了电棍”。记者翻看这些电棍,发现每个电棍都注明了电压,最小18万伏,最高的达35万伏。记者挑了两款,一番砍价后以150元一个成交。“不要办什么特殊手续就可以买吗?”店主小声说“偷偷卖的”,并称附近一些卖户外用品的店都有卖。记者随即又暗访了该电器城多家档口,发现五六家卖户外用品的档口均有电棍出售,且电棍的厂家、品牌都相同。

  电棍包装盒上显示,生产厂家为江苏靖江某保安器材厂。记者拨打当地114查得该厂联系电线时与该厂取得联系。

  对方不回答,只是要求记者留下姓名和联系电话,称一会儿广州代理就会联系记者。挂断电线分钟,记者的电话响起,“我是××保安器材厂广州代理,你是要进货吗?”记者称是,双方约好次日上午见面详谈,对方留下的地址竟是记者暗访的电器城附近的某大厦一楼。

  7月25日上午10时,中山六路某大厦一楼116号,从外部看这是一家经营户外用品的档口,摆着望远镜、指南针、小刀具等。店中只有一对20岁左右的男女,记者说明来意,男的一口湖南口音,说:“我姓敬,昨天给你打过电话。”敬某称该档口是江苏靖江某保安器材厂在广州的唯一代理,附近档口的电棍和仿警用、军用器材都是从该店批发的,并笑称记者挨宰了。他向记者出示了一本产品介绍,上有37款电棍,电压最小的8万伏,最大的竟有5 0万伏。敬某将该产品说明书送给记者,并在上面标明哪些电棍有现货,价格多少。记者发现该档口的电棍价格基本在40元到55元间,比那些零售档口卖的便宜很多。从当日10时到11时30分,一个半小时内就有七八拨人前来该档口买电棍,其中一人一次就买了12支。敬某不无得意地介绍,广州、深圳、东莞等地都有人来买,该档口每月至少要卖出三四千支电棍,生意好时曾一个月卖出上万支电棍。

  根据敬某的介绍,记者挑了销量较大的5款,敬某表示,店中无货要到仓库拿,要记者等10分钟。随后,敬某骑上一辆自行车离去。10分钟后,敬某拎着一个黑塑料袋回店,袋内装有5款不同的电棍。记者拿起一款标注电压为35万伏的电棍,如其演示般操作,左手握着的水杯无意中碰到电棍,左手立刻一阵抽搐,麻木感持续了1个多小时。

  7月27日中午11时30分,记者再次来到该电棍代理档口,假称要大宗订货,想到其仓库看货,被敬某拒绝。几番交涉后,敬某表示可到仓库多取几款电棍给记者看。12时45分,敬某起身前往仓库拿货。埋伏在店外的一名记者尾随跟踪,发现所谓需要10分钟来回的仓库其实就在对街一条20米深东西走向的断头路里。路东端尽头是一个小院子,里面有许多收破烂的人。敬某在路对面一家相熟档口内与人聊了近7分钟,才走进小院1楼。他在进入小院的第一间房外站定,警觉地环顾后才打开铁门。2分钟后,他从房内走出,手上拎了装满东西的黑色塑料袋,慢悠悠地往回走。这一次从敬某离开店到返回,前后花了12分钟。敬某回店后,从袋中掏出6款电棍,一一为记者演示。

  记者通过连日调查发现,在深圳个别“保安警用器材商行”,可以像买普通商品一样买到电棍、警用手铐等用品。

  7月22日下午,记者来到华强北各商场、批发市场,在各个大商场未发现有电棍出售。而后,记者来到华强北的太平通讯监控市场,经过一番询问,有两家店铺老板有些神秘地告诉记者:“我们有货,但是要预订,你明天来我给你拿。一般两三百吧,好的有三千多,5米内可以伤人。”一个老板说。

  7月23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该市场,其中一家通讯店铺的陈老板偷偷拿出了几个黑色的“手电筒”。“这个电压有2万伏,我们从十多万伏电压到五六十万伏都有。”

  这些电棍大小不同,但使用说明书几乎都标着“YaYa-1系列自卫器”,说明书上写着:“我厂是经过公安部门审核批准生产保安器材的厂家,所有产品均自行设计制造。”但上面都没有厂名、厂址、联系电话。

  随后,记者来到了深圳市工业产品展销中心。在一个柜台前,记者装作不经意地问:“这里有没有电棍卖?”女老板谨慎地从柜台下面拿出了几个电棍。不远处另外一个柜台的老板则大胆多了,电棍就摆在玻璃柜台里,价格在100-200元之间。

  “要看多大电压的了。”老板说,“这个有20万伏电压,我们实验过,用它来电狼狗,半人高的大狼狗一下就打倒在地。还有威力特别大的电彪枪。子弹上面有钩,打到人身上就挂住了,然后高压电传到人身上,威力很大,就是太贵了,一个3000多元。“

  “电棍能随便买吗?”记者问。老板回答:“这是卖给保安部门的。一般人得拿着单位的介绍信说明用途,留下身份证复印件才可以。我看你不是坏人,也就是用来防身,才卖给你的。”

  在7月24日,记者又来到南园路一家正规的保安警用器材商行。在这里,除了、警服、电棍、警用手铐等各种保安、警用器材都对外敞开供应。

  记者问起进货渠道,老板说都是从正规厂家订购的,可以随便买,不用办任何手续。随后,记者用100元买到了一个警用手铐。

  随后几天,记者电话咨询了宝安、福田等区的多家“保安警用品”公司和专卖店。有的说要单位介绍信才可以批发零售电棍,有的则表示“只要拿钱来就卖给你”。

  为测试这些市面上流通的电棍电压,7月29日,记者将购买的电棍送到广东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广州电气安全检验所设在佛山的低压实验室检测。考虑到电棍上标注的电压较高,该所工作人员专程从广州调来一台量程高达3万伏的静电电压表。

  7月31日下午3时,该试验室研究人员开始测试记者送来的一支E-16型电棍,该电棍棍体上标注的电压为30万伏,但研究人员根据它两个电极间3厘米的长度判定,该电棍实际电压应大大小于其标注电压。研究人员先将两电极接入静电电压表,按动电棍开关后,“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响个不停,但静电电压表上没有一点动静。研究人员检查发现,由于电棍电压过高,导致静电电压表内部放电,可能已将内部击穿。因此该实验室研究人员判断,该款电棍电压高于9万伏,该实验室无法检测其实际电压。

  研究人员启动了量程20万伏的分压器,几次检测后发现,记者带来的4支电棍的实际电压都比其标注电压要低。虽然记者未能提供50万伏的电棍测试,但可以想见其实际电压应该在20万伏以上。

  据现场研究人员介绍,按照测试结果计算,当4支电棍分别电击人体手臂时,瞬间通过人体皮肤的(E-8型)最小电流有30毫安,(E-26型)最大电流达到130毫安,其它两款计算出的电流为E-208型约57毫安,E-16型约63毫安。

  据介绍,人体受到电击的伤害,主要取决于电流的大小以及作用的时间,一般电击器的电流在10-20毫安作用下时间短暂,只能引起麻痛和肌肉痉挛,不会致命。倘若电流达到50毫安,就会有致命的危险。从测试计算的结果看,记者送检的4支电棍中有3支电棍的电流超过了50毫安,在使用时很可能对被电击者造成致命伤害。相关专家表示,电击的部位不同对人体的伤害也不同,如果这些电棍击中人体心脏等重要部位,那后果不堪设想。

  可放出数万伏高压的电棍是否能够随意在市场上流通,经营者需要什么样的资质,购买者需要办理什么手续,记者查询了相关资料。

  《广东省社会公共安全技术防范管理暂行规定》第八条、第九条明确规定:凡报警、防劫、防暴、安全防爆、安全检查、安全电视监控等安全技术防范产品以及各类保安防卫器材的生产、销售以及安全技术防范工程的设计、施工和维修,实行许可证制度和质量监督制度,并由公安机关归口管理。

  凡生产、销售安全技术防范产品或承接安全技术防范工程的设计、施工和维修的单位,应向当地市公安局提出申请,报经省公安厅核准发给许可证,并持有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营业执照,方能从事以上业务。

  而一些保安单位则称,电棍等保安或警用器材的合法销售对象应该是持公安部门介绍信的人员,无介绍信的市民是不能购买这类器材的,而商家不分对象随意销售是绝对非法的。

  据南方医院烧伤科医生介绍,电工学以1000伏以上电压为高电压,电压越高电能越大,致伤的可能性越大。人体受到电击的伤害,主要取决于电流的大小以及作用的时间。电流通过人体时,人体的反应及伤害程度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