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一拍摄到别人的隐私

 楼道监控     |      2018-04-18 15:36

  天通苑某小区四层共有两家住户,楼道中间一个黑色的摄像头像猫头鹰一样盯着楼道内的情况。

  “每次上楼看到一个圆圆的‘脑袋’盯着我看,突然觉着浑身不舒服。”住在四层的住户刘东(化名)发现,对门的邻居在楼道中间私自安装了摄像头。安装者自称为了自家安全,在家门前安装摄像头。刘东投诉维权,却接到恐吓电话以及被多次扎爆车胎。

  私装摄像头的情况并非个案,在许多小区,私自安装的摄像头经常或明或暗地出现,物业、街道和派出所都称不好管,而由此引发的纠纷逐渐成为近年社区的主要矛盾。

  一天晚上,刘东下班回家时发现,一个黑色的摄像头突然出现在四层的楼道中间。“这个摄像头早上还没有呢,这层一共就两户,不是我安的,就是对面安的,摄像头还是那种能转动的。”

  一天之后,刘东发现在对门邻居家的窗户上也安装了一个摄像头,摄像头直对自家楼下的车位。“每天上楼下楼的,总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被监视着,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他们就说前几天听见了敲门声,开门之后发现没有人了,为了自己家的安全,安了摄像头。”刘东曾经询问对门邻居安装摄像头的理由,但是邻居认为只是请了两个“保镖”看家而已,并未侵害到他人利益。

  刘东所住的四层,两家门正中间,一个球状摄像头异常显眼。“一共这层就两家,他要是安的话,是不是得先和我打个招呼?”在刘东看来,他的生活仿佛在摄像头的监视下没有了隐私。“他可以清楚地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下班,什么时候家里有人,什么时候没人。这对我们太不安全了,完全没有了隐私。”

  对于安装的摄像头,刘东对门的邻居承认摄像头为他所安装,“(好几次)敲了门再开门就没影了,这谁不害怕?有摄像头可以实时看到楼道里的情况,这让我心里觉着踏实多了。”

  在刘东眼中,安装在窗户外的摄像头正对车位,摄像头也不能旋转,对居民隐私权的侵害不大。“但是进了楼里了,这就属于相对私密的空间,何况这一层就他和我两家,对我的侵害非常大。”

  就楼道的摄像头,刘东找到物业公司,请物业人员进行协调拆除,“我不想跟他们家发生正面的冲突,物业来了两个人,没说两句话,就被对门的人给骂跑了,再也不敢来了。”

  小徐也曾经向多个部门求助,但是私装在楼道中的摄像头仍然发出刺眼的红光。“物业、街道、派出所都表示这事儿他们管不了,我也没有办法上门跟他们正面冲突,毕竟房子是买的,吵了之后那还怎么住。”

  一天半夜,刘东的手机突然响起,对方先是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说让我小心一点儿。”刘东回拨,对方已经关机,此后这个号码再未拨通。“在我向物业投诉举报后的几天,就接到了这个很奇怪的电话。”

  在接到骚扰电话几天后,刘东停在楼下的车被两次扎爆了车胎,“平时就是上班下班,跟小区居民几乎没接触,更没有恩怨,谁会扎爆我的车胎?”刘东开始怀疑,骚扰电话与扎车胎都起因于投诉举报对门私装摄像头,“他们家的男主人曾经吓唬我说他是黑社会的,让我老实点。”

  身为刑法学博士的刘东也没示弱,“我跟他说,我见过的死刑犯多了去了,别拿他那点把戏吓唬我。”

  刘东说,公安部门和物业公司安装摄像头是为了公共安全,他们有相关管理制度和职业道德,不会外泄信息,不会侵犯个人隐私权。他不反对在小区安装监控摄像头,但要看安装的主体是谁。如果是个人安装又侵害着其他住户的隐私,他难以接受这样的做法。“个人安装摄像头,怎样保证信息不会外泄呢?谁知道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万一拍摄到别人的隐私,谁能保证他不会用作他用呢?”

  刘东此后再没有接到骚扰电话,车胎在爆过两次之后便再无意外,刘东也再未向物业或是派出所进行过投诉举报,“这种事儿一告一个准,但是胜诉了,这房子我还怎么住?家里有老人有孩子,所以我没有办法跟他们对着干。”

  住在顺义区后沙峪某小区的小徐也遇到了同样的困扰。不久前,他发现对门在楼道里安装了一个红外线探头,视野覆盖整个楼道。“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觉着我的出行受到监视,只要一抬头就能见到那个闪着红光的‘眼睛’”。

  “对门说他们家的猫眼坏了,为了安全起见才安装的摄像头。”小徐所住的是一栋6层的老楼,他与对门邻居两户住在3层。“不光我家,楼上的其他住户进进出出也在它的监控范围,有点侵犯别人的隐私了。”

  望京某小区中的四层平台,设计之初为居民公共空间,不久前却在平台上出现了一道围墙,圈进了近200平方米的面积。围墙周围分别安装有摄像头,有的摄像头直对四层居民的家。

  “我一拉开窗帘,一个摄像头就离着我15米左右,正对着我家的窗户。”光着上身的姚先生一把将窗帘拉了回去,从窗帘间的缝隙中探出头,观察窗外的摄像头。“我第一反应是,离得这么近,我们家有没有被拍到?自从那个摄像头安装了之后,我都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

  在围墙周围共有4个摄像头,对准不同方向。姚先生多次向物业提出拆除要求,但摄像头依然对准了他家窗户。“建起的围墙围住了消防通道的小房子,那道围墙城管部门调查后已确定为违建,但是却迟迟未拆,摄像头依然对准了业主的家里。”“这个事儿太可怕了,家对面好像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们,现在在家很不自在。”

  多家监控设备安装公司表示,现在许多居民个人为家庭防盗或保护私家车来购买安装监控设备的现象十分普遍,包括高速智能摄像头、红外线摄像头。

  “一套监控包括主机、显示器、线路、电子摄像头,一套可以接4个摄像头的4路监控设备的价格在一千多块钱。”一家监控设备安装公司负责人表示,监控设备清晰度较高的设备安装下来需要5000元至1万元。至于居民个人在楼道等公共空间安装摄像头是否合法,他表示并不知情。

  而《北京市公共安全图像信息系统管理办法》规定,公共安全图像信息系统的使用单位,应当向市或者区、县公安机关备案。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谈及兴趣,刘双广说喜欢的东西杂,不专,但当他一一列出,笔者便发现其中共性[详细]

  1998年,张能锋便投身安防,一做就是15年。是什么让张能锋坚持到了现在?[详细]

  说话的时候,肖刚的语速并不快,可以看得出,他很喜欢反思和总结,话语中总是透漏着对过去事情的总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