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右侧驶来一辆电动车

 楼道监控     |      2019-07-03 02:08

  弱者们尝到了甜头,越来越不把规则放在眼里,以为所有的规则都会对他们网开一面。

  6月13日晚上,金华义乌苏溪镇一辆载人电动车闯红灯,还驶入机动车道,被一辆正常行驶的出租车撞倒。

  对于这个认定结果,电动车主方好像听到了天方夜谭,满脸不可思议,反问道:“那出租车呢?”

  他们听完交警的解释,依然认为自己有理:“那出租车他毕竟撞到了人呀,什么责任都不用负吗?”

  交警坚持立场: “撞到人了人家为什么就一定要承担责任呢?人家是正常行驶,你们是闯红灯!”

  电动车司机方依然不服气,试图狡辩说出租车车速过快,撞人后也不报警什么的。

  法律依据,肯定是没有,唯一可以用来胡搅蛮缠的,就是自己骑着电动车,而对方开着机动车。

  在他们的固有观念中,估计还认为我弱我有理,反正对方是开汽车的,我是骑电动车的,我没钱,对方有钱,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哪怕横冲直撞,反正对方都要赔钱。

  他们可以凭此一条横闯天下,没想到遇到一个刚直不阿的交警,只认法律不管其他。

  记得有一次我晚上开车回家,走到一个路口时,我看前方是绿灯,就放心地往前开,突然,从右侧驶来一辆电动车,砰地一声撞在我车上。

  万幸电动车主没受什么伤,我报了警之后,才发现自己车的车门被撞坏,后保险杠也被撞裂了。

  最后,经过与电动车主协商,我赔了他200块钱,再花了大几百将车修好,这事才算解决了。

  我虽然妥协了,但心里很不好受。我正常地开车,没有违反任何规定,怎么反而要承担全部责任呢?

  没有谁的生活是容易的,我大晚上的刚加完班开车回家,我也很累,也在艰难地谋生,就因为我开的是机动车,就要为别人闯红灯的行为买单吗?

  在长期的纵容中,非机动车主的违法成本越来越低,他们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我弱我有理”的心态,知道不管怎么违规,自己都不用担责。

  金华这位交警的行为,之所以得到一边倒的点赞和支持,是因为他警醒了那些理直气壮践踏规则的人,让他们知道:

  去年,杭州滨江一位黄女士的宝马车停在那里被一个快递员驾驶三轮电动车撞了。

  维修需要花费13000多元,快递员拒绝赔偿这么多,交警也劝她说,快递员挣得不多,别太为难他了。

  黄女士心软了,答应只赔偿4000就行,可是快递员只肯出1000,剩下来的3000后面给,她也答应了。

  谁知,到了约定的时间,黄女士打电话催促的时候,收到的不是赔偿,而是劈头盖脸的谴责:

  是啊,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为什么别人就活该被道德绑架,甘愿认栽,承担不该由自己承担的损失呢?

  围观群众或者调解者的一句“他也不容易,你就让着点吧”、“他这么惨了,你就人道主义关怀一下吧”,轻易地就将真理和规则踩在脚下,让那些遵守规则,坚守公正的人看起来像一个笑话。

  广州六旬老人吴某在景区游玩的时候,悄悄爬到树上偷杨梅,由于树枝枯烂断裂,致吴某从树上跌落,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家属愤而将景区告上法院,索赔60多万元,说景区没有做好安全防范,还有一个极其无耻的理由:谁叫你们的树太好爬了?

  你偷我的东西摔死了,我没找你赔偿我的果子和树就不错了,还能成功勒索我一笔钱?

  邻居一位老太太以为这是韭菜,就趁他不在家,偷割了洋水仙,包了饺子给孙子吃,结果导致中毒住院。

  原因是杨先生在小区电梯里劝一名老汉不要抽烟引发争执,老汉觉得自己的面子挂不住,情绪激动心脏病发作离世。

  电梯内禁止吸烟,几个大字没看见吗?为什么维护秩序的人反而要蒙受不白之冤?

  家属不服,继续上告,幸亏二审判定:劝烟者无责,不用赔钱,不然以后还有谁敢去劝人不要吸烟?

  任何时候,对是非功过的评定,倚仗的都应该是法律,是规则,而不是任由“谁弱谁有理”的强盗逻辑大行其道。

  如果一味地纵容弱者最可怕的后果就在于,让他们理直气壮地歪曲规则,觉得全世界都得让着他们,如果有人不这么做,就是不善良、没有同情心。

  公交车上一个老太太非要让司机停车,但按规定不到站点不能停,遭到司机拒绝后,老太太不断地用拐杖砸向司机,将司机打伤。

  长沙一个9岁的女孩因阻止孕妇插队而被殴打,当孕妇一方利用自己有孕大做文章时,警方的通报却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该女子根本没有怀孕。

  他们想着,成功了,就会赚到不菲的钱,即使失败了,也顶多只是被批评教育而已。

  如果一味地纵容弱者,博取同情,引导舆论,逼迫所有人都顺从他们的心意,最后换来的将会是整个社会的冷漠。

  一个姑娘在马路上被撞,肇事者逃逸,姑娘就这样横躺在冰冷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路人都视而不见。

  一位妈妈搂着吓坏的孩子赶紧离开了,旁边骑着自行车的学生看了一眼直接走开。

  对,他们都骂得很对,但是这背后的真正原因就是我们长期对“弱者”的纵容,导致谁都不敢惹祸上身。

  世道变坏,就是从坏人用“弱”作为挡箭牌,以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以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开始的。

  电视剧中,罗子君的母亲薛珍珠拦住唐晶,说唐晶这么优秀,自己女儿不如她有本事,能不能请她把贺涵让出来,成全罗子君这个第三者。

  弱者们尝到了甜头,越来越不把规则放在眼里,以为所有的规则都会对他们网开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