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凭大帽山山顶一个接收天线

 楼道监控     |      2018-12-22 22:40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陈曦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林风】总部设在加拿大的《汉和防务评论》最新一期称,台湾的军事、情报、“外交”和媒体等界可能遭到中国大陆监听,且解放军在香港建起大型监听站,可能全面监听香港政界、民主派人士及外国领事馆等。不过,不少业界及学者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单凭大帽山顶一个接收天线,技术上只能接收到大帽山周边范围的手机信号,不可能像《汉和》说的那样监控整个香港。

  据台湾《旺报》18日报道,《汉和防务评论》没有透露大陆对台湾监听的详情,只是“友情提示香港、台湾的军队、外交、情报界读者和记者群:您的电话、手机、电传、网络、计算机、通信有可能正在被大陆当局监听、记录。请采取妥善安全措施”,又说“2015年2月号的《汉和》将全面分析解放军对台湾的无线电信号监听状况。敬请注意!”对此,台“国防部”发言人罗绍和18日称,大陆对台情报搜集作为,“国军都能掌握”。他还称,“国防部”要求官兵在使用无线电传输信息时,必须严守相关保密规范,尤其严禁使用一般手机或自动电话谈论公务,以确保安全。

  有关在香港的监听工作,《汉和》称,2011年,解放军在香港大帽山建了大型无线电信号监听站,《汉和》曾派出信号情报专家,在大帽山950米高的顶端仔细观察大型天线整流罩的尺寸、外形,得出的结论是“这是典型的总参三部建设的信号情报监听站”。整流罩内的天线用于对港人的手机、WiFi、电子邮件、无线电电话和电传等通信系统进行截获、监听,“整个监听设施相当庞大,凡是通过无线电传输的各种通信信号都可能遭到监听、记录”。《汉和》还称,经由卫星图片对比,天线米,远远超过当地天文站设施、气象雷达和民航管控雷达等天线的整流罩,“说明这一天线涵盖了整个香港,重点应是用于对香港民主派人士、外国领馆的电话、手机、电传信号监听,可能也对香港政界人物的电话通信实施监听”。

  《汉和》创办人平可夫称,这个监听天线的整流罩基本结构,与解放军在新疆喀什、西藏中印边界设立的监听站类似,只是大小不同。平可夫认为,这不是雷达站,因为雷达站的天线越高越好,但是在香港的这个天线位置低矮,十分神秘,显然是为了隐蔽,“这样的设计对于接收无线电信号目标而言,足以胜任”。此外,《汉和》的报道还称,在监听站的内部与天线整流罩阳台之间有人员流动,他们身着解放军空军07式城市迷彩服,戴着头盔,“很可能是总参三部下属空军三局人员”,且这些军人使用民用车辆进出,悬挂的也是民用车牌。

  香港《东方日报》18日称,大帽山山顶本来有天文台及民航处两个雷达设施,附近还有一个神秘白色建筑。该报记者17日前往观察,但车辆行驶至山腰即有告示称除了获得批准,否则不准驶入,记者花了近一小时行至神秘的白色建筑附近,发现建筑物门外有大闸,外人不能进入。香港保安局发言人回应称,《基本法》订明,香港的防务由中央政府负责管理,根据《驻军法》,香港驻军履行的防务职责包括防备和抵抗侵略等;大帽山山顶一直是政府土地,由于防务活动具体资料属军事机密,不便公开。《东方日报》称,根据1994年的《中英防卫用地协议》,香港驻军共有19处军事用地,其中没有用地位于大帽山。

  不少香港学者对有关说法表示质疑。香港大学电机电子工程副教授张星炜称,香港的手提电话信号透过蜂巢式网络传输,“好似蜂巢,一格格将香港划分”,单凭大帽山山顶一个接收天线,技术上只能接收到大帽山周边范围的手机信号,不可能同时收到大帽山、中环和荃湾的信号,会有干扰。他认为,山顶天线更不可能收到市区WiFi信号,“一般WiFi有效范围只有20米,山顶怎会收到?”香港数码广播推广协会成员张晓林也称,由手机发出的信号强度及距离有限,电信商需要在各区安装数以千计的无线电基站,多数设在大厦顶楼,接收到手机信号后,再经地下网络传回电信商,单靠一个地点的天线接收全港手机信号不可能。